当前位置:首页 > 演出资讯 > 用“文化直补”拉动内需 > 正文信息

用“文化直补”拉动内需

在国际金融危机影响下,国家不断出台拉动内需的举措,拉动“文化内需”也越来越受到关注。

 

如何让百姓为文化消费掏腰包?接受《瞭望》新闻周刊采访的文化界人士认为,降低文化市场消费过高的票价,应是拉动“文化内需”必由之路。

 

  目前,北京一些地方从政府到演出单位已开始推出一系列降低票价、让百姓受惠的举措。事实上,在当前形势下,适时加强“文化直补”,多策并举,培育文化市场大有前景。

 

  让群众“看得起”

 

  北京市一些文化界人士及群众反映,从文艺演出到电影,当前有的文化消费过高,困扰着文化单位与群众。

 

  北京市崇文区社区干部高金田今年50岁,已经有很多年没有花钱进电影院或看演出了。“没办法,我的工资不到2000元,上百元的票花着心疼。”高金田说。邻居于学元笑着说,现在钱都花在衣食住行上,文化消费主要靠赠票,否则自己无论如何是不会踏进剧院一步的。

 

  在城西居住的市民小周说,他去年看过两场演出,票都是别人送的。“即使一些机关干部、城市白领等收入较稳定的群体,也不会把看演出当作经常性的文化活动。”

 

  市民吴玉芬说,20世纪80年代月工资只有20元时,每年还能看几场电影;现在月工资2000元,却看不起一场电影或演出了。

 

  曾致力于推行低票价的北京现代舞团总监张长城说,票价太高,就不会在大范围内形成长期稳定的文化消费群体,只依靠高端消费这样的单一群体,不可能孕育出真正的市场。在“价格决定市场”的作用下,大多数人被挡在高票价的门槛外,拉动内需就遇到了瓶颈。

 

  对于演出单位来说,为维持运转开销,不得不从高票价上找回成本。北京天桥剧场贵的票价可达上千元,中央芭蕾舞团原团长赵汝蘅说,他们在天桥剧场演出时,总想把票价下调,可低票价带来的是几百名员工工资、日常工作运转没有保证。

 

  据了解,不少剧院营销渠道单一,在经营理念上还是简单地出租,大量设施投资只能摊进场租中,而演出单位为降低场租成本,只能把这些费用转嫁到票价上。

 

  北京海淀剧院副经理贺启明说,他们经营主要靠场租,可一天两万元的场租让不少演出单位望而生畏。在红剧场常年演出《功夫传奇》的一位文艺单位负责人说,这里的场租一年达200万元。

 

  低票价的收益

 

  北京市文化界一年前就注意到了演出票价过高的问题,尤其是一些大型场馆演出票价非常高,有的超过2000元。为此,从政府到部分演出单位开始采取各种办法降低票价。

 

  “演出票价降低,让更多人受益,百姓的热情才会高涨;市场繁荣了,拉动内需才有了可能。”北京演出行业协会秘书长杨红斌说。

 

  据北京演出行业协会统计,2008年全市大型演出场馆平均票价为538元,这一价格尽管仍然较高,可同2007年600元的平均票价相比已有所下降。

 

  北京市政府在2008年推出了一系列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举措。市文化局推出“周末场演出计划”,通过政府补贴的方式鼓励剧团到郊县演出,吸引了众多剧团的参与。京郊的群众只须花10元或15元,就可以到剧场欣赏到专业表演团体的精彩演出。

 

  文化消费价格降低,收到了很好的效果。“周末场演出计划”在北京周边的13个郊区县开展,2008年全年共演出717场,观众近35万人次。此外,政府主办的“国际戏剧舞蹈演出季”等各类大型演出活动,主办方都制订了较为合理的票价,演出105场,观众人数达15万人次。

 

  在政府的引导下,一些演出场所也推出低票价演出。中山公园音乐堂“打开音乐之门”系列演出,就坚持10元到100元的低票价,在青少年中普及古典音乐,受到小观众与家长好评,暑期音乐会门票一般在演出前一周就告罄。

 

  培育市场的重中之重

 

  受访的多位文化界人士坦言,推行低票价,尚没有成为文化单位较为广泛的行为。他们建议,在金融危机下,政府应当适时加强有计划的补贴,尤其是直补到消费者身上,才能培育更繁荣的市场,拉动更广大的内需。

 

  贺启明说,对剧团来说,演得越多,补贴就应该越多;对于剧场来说,接演出活动越多,补贴也应该越多,从补贴中降低票价。还有人认为,最好直接补贴观众,吸引他们进剧场,才是培育市场的根本之举、重中之重。

 

  常年在海外演出的张长城说,有的国家为拉动文化市场,宣传策略就是“你如果想拿回自己的部分纳税,就进剧院”,这些国家只要百姓进剧场,每个座位都是有政府补贴的,所体现出来的就是适合普通市民消费的低票价。在我国,政府的补贴可以通过计入票价、发放文化消费券等多种形式实施。

  

   中央芭蕾舞团近两年来实施“芭蕾舞进校园”,去年进校园演出20余场。在学校配合下,演出不用交场租,票价最低降至25元,同时还现场举办“如何挑芭蕾演员”、“观众如何看演出”等讲座,吸引了不少学生。舞团负责人说,如果政府在学生中实施“拿补贴看演出”办法的话,演出将更为火爆,而且培育的是一大批未来观众、潜在市场。

 

  “政府支持,我们才能看得起,剧团或影院才能演得起。”家住天坛附近的市民齐丽萍说。她记得两年前,在天坛附近的公园等公共场所,由崇文区政府组织的百场电影进社区活动,吸引了许多市民。齐丽萍说:“我们搬着小凳子,去晚了都没有地方,街道干部说,这些演出都是政府拨的款。”

 

  不少人认为,在补贴的同时,降低票价、培育市场还需要多策并举。比如在降低成本方面,国内有的演出宣传费用高达数万元甚至十几万元;国外剧院则是提前把全年宣传工作统筹安排好,比如一年演出300场,就拿出300万元统一“打包宣传”,每场演出宣传成本只有1万元。还有的国家通过年票、季票、套票的“批发价”或“会员价”让消费者选择,这种细水长流的销售方式也避免了高额的广告支出,为“低价高质”演出创造了的条件。

相关阅读

演出信息

演出时间:每天17:15、19:30 两场

演出票价:280 380 480 880元

订票电话:010-52865388

《功夫传奇》试演于2004年7月,正式首演于2004年12月3日,是新中国成立后唯一一台在国内常演,同时又在国外巡演的商演剧目。有别于展览式的传统功夫表演,《功夫传奇》成功地将戏剧故事引入了功夫表演中,它讲述的是小和尚纯一挥别母亲入山拜师,历经了启蒙、学艺、思凡等重重考验,最终成为一代宗师的故事。